您所在的位置为:中心首页>>新闻中心>>正文

王明伟研究员TEDX陆家嘴活动演讲全文

时间: 2017-12-04 18:23 字号:|| 点击:

世界前列是怎样跨入的?
— 国之重器的20年创新路

梦起张江,我们昂首迈出艰难的第一步。

九十年代初我在英国剑桥大学毕业后不久就前往美国从事创新药物的筛选。新药的发现需要筛选大量的化合物,从中找到针对特定靶点的活性样品,通过后继研究来确定具有临床应用价值的先导化合物,进而迈入新药的开发阶段。因此,可供筛选的化合物越多,发现新药的几率便越大。然而,我们国家以往在这方面缺少积累,样品资源分散匮乏,2001年我加盟国家新药筛选中心的时候,那里所收集的化合物还不到5万个,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建设大规模化合物库是我国药物创新的历史夙愿。

2003年8月,时任国务委员陈至立在科技部和上海市主要领导的陪同下来国家新药筛选中心视察。在问及对未来有何诉求时,我便把建设“国家化合物样品库”的设想提了出来,当场得到陈至立等领导之首肯,并提出了首期20万个样品的存储目标。然而,限于当时的国力,虽然多次在京沪两地奔波交涉,终因缺乏资金和硬件投入而未果:虽有梦想,却难落实。

我不得不按捺住挫折感,把初心暂时搁置,全身心投入了实验研究。就在这个时候,我们通过高通量筛选发现了针对2型糖尿病治疗靶标—?胰高血糖素样肽-1受体的小分子激动剂。尔后我们又耗时3年余系统阐明了这类化合物的化学、药效学和药理学特征,引起了糖尿病药物开发巨头丹麦诺和诺德公司的兴趣。 2006年秋,双方达成由其出巨资共同进行药用开发的意向。可是不出三个月,诺和诺德公司突然宣布放弃全部小分子药物的研究,我们的合作也随之泡汤,当时的沮丧之情难以言表。

但是,我们并没有迁怒于丹麦朋友:在时任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创导下,诺和诺德公司不久便决定捐资与中国科学院建立专项研究基金,支持合作创新和人才培养。该基金不久前庆祝了她的10周年生日,100多位中国科学家由此受益。2007年初夏,当获知诺和诺德公司有意转让其耗时15年建设、储量约为50万个样品的化合物库时,我不由自主地萌生了“借船出海”的念头。那年初秋,我乘访问哥本哈根之便分别会晤了诺和诺德公司相关部门的主管,旨在改变其拆分出售的想法以保持样品库的完整性。经过长达半年的游说、协调和谈判,诺和诺德公司在2008年3月决定把该化合物库无偿捐献给中国,同时把它的使用权赠送给世界卫生组织用于对贫穷所致疾病和被忽略热带病治疗新药的筛选。我们先后接收了两批化合物,总数是47.72万种,包括约32.5万个专有化合物,当时估值人民币5亿元,为我国科技界在建国后接受的一笔价值最大的公共资产。

亮剑突破,我们继续推进踏实的第二步。

有了诺和诺德公司捐赠的化合物库,加上自身的积累,我们手中掌握的样品数量迅速上升至58万余种,国家新药筛选中心原有的库房已经无法容纳。为此,我向上海市张江生物医药基地开发有限公司王兰忠总经理求助。面对“三无”(无证、无地和无钱)的我,这位老朋友没有迟疑、没有搪塞更没有奚落,说了一句“我相信你,但你不能给我吃药”(即由他出面贷款建设但我日后要想办法还贷)之后,便和我选定在川杨河以北的一块空地上为当时仍是概念的“国家化合物样品库”建造专门用于样品存放、发展和使用的大型实验设施。

开工后不久,世界卫生组织就来人实地考察,并派遣尼日利亚、肯尼亚和印度等国的青年科学家来上海开展针对结核病、血吸虫病和马来丝虫病治疗靶点的新药筛选。此后每年都有第三世界国家的学生和科研人员到我们的实验室实习培训或开展合作研究。我们履行大国责任和义务的举措引得了业界的赞许,以致于今年三月专门为此召开学术论坛,与14个国家和地区合作成立了“亚太地区热带病药物与诊断创新联盟”。这种影响力和辐射面是我当年始料未及的。

在紧锣密鼓地打造硬件的同时,我意识到这个化合物库必须成为国家级建设项目才能确保得到长期资助和可持续性发展。2009年夏,我陪同诺和诺德公司高管会晤时任卫生部部长陈竺和副部长刘谦时,提出将建设“国家化合物样品库”作为“重大新药创制”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一个任务的建议,获得支持。同年,国家化合物样品库被纳入中国科学院“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范畴,2010卫生部和上海市达成了共投共建之共识,2011年又成为中国科学院与卫生部院部合作共建重点项目。陈竺院士在视察刚刚完工的建设工地时要求我们为“建设一流国家药物创新资源平台”而不懈努力。2012年,这个专门用于样品存放、发展和使用的大型实验设施启用,国家化合物样品库正式成立,开始对外服务。年内,在原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沈晓明等的直接推动下,相关建设和运行经费获得拨付,对张江生物医药基地开发有限公司的欠款一笔归还,我对王兰忠的承诺提前兑现。期间,我们牢牢把握机遇,从因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造成资金链断裂或不得不破产的一些欧美医药企业收购化合物,在较短时间里实现了样品储量的快速增长。

从资源到文化,原创需要和谐的精神生态。

为了消除外人对中英文“库”字(Library或Storage)的通常认识,我对国家化合物样品库的司标设计倾注了心力,它的4块颜色分别代表了不同的意义和理念,里面凸显的阴影则是国家化合物样品库英文名称(The Chinese National Compound Library)的首个字母“CNCL”。绿色取自样品库运营方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国家新药筛选中心的司标,喻指创新之树常绿;橙色是西方文化中努力的象征,喻指奋进之力不竭;蓝色源自世界卫生组织和张江生物医药基地开发有限公司的司标,其中的湖蓝是联合国旗帜所代表的和平,喻指和谐之美永存;顺时针轮转到最后的紫色为中国文化里富贵的标示,喻指财富之源共享。科研环境理应显现创新文化,不能是枯燥乏味的。在内装修设计时,我们刻意将化合物库四个楼层的地面和家具以绿、橙、蓝、紫四种颜色作为主色调,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人为聚焦建设高新技术开发区的通病是科技高地与文化沙漠并存,园区不宜人居也缺乏创新文化的生态环境。为此,我们创建了由国家化合物样品库牵头的“相约张江”学术活动共享联动机制,除了促进张江高科技园区内外的学术交流之外,还多次举办诸如“漫话音乐剧”和“论坛开进展览馆”等多种形式的人文活动,丰富科研人员的精神生活,致力于使科技创新与文化创意融为一体。正如《自然?化学生物学》(Nature Chemical Biology)杂志资深编辑Catherine Goodman博士所说:“访问国家化合物样品库令我非常愉快,整个设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相信这个机构将成为许多创新成果的策源地”。

由共享到共创,引领要有胸怀担当和提携。

国家化合物样品库从成立伊始即秉承开放创新、资源共享的理念,在体制机制和运行模式上大胆尝试,勇于突破。样品库由位于张江的核心库和分布在全国各地的6个卫星库和6个资源中心组成,国内从事新药创制研究的主要机构都参与其中。这一独特的组织形式可实现化合物样品和筛选模型的互通互用,共生共长。2015年,由国家新药筛选中心联合样品库各组成单位共同建立的“全国药物发现资源服务网络”上线,这一集样品资源、筛选技术和专业咨询为一体的公共服务平台,为海内外客户提供专业化、跨地域和实时性的在线服务,目前已有1200多个注册用户。

截止2016年底,国家化合物样品库经查重去重后的化合物储量为221.8万种,其中核心库的拥有量为179.2万种,具有结构多样化、存储专业化、管理集中化、信息系统化和质控标准化等特点,并投入实际应用,是目前亚洲规模最大、名列全球公共化合物库之首的化合物资源平台。

自2012年正式运行以来,国家化合物样品库先后接待了海内外来自政府机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及医药企业的各类人士之访问超过750批次。其中包括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相关部委和中国科学院的领导、原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和七位诺贝尔化学奖或医学奖得主,向世界充分展示了国家化合物样品库创新的运行机制、合理的管理方式、先进的仪器设备、超前的服务理念、和谐的文化氛围以及强劲的发展势头,受到到访者的一致好评。

国家化合物样品库在过去岁月里由小到大、由弱到强,联合全国新药研究领域的中坚力量建立了具有国际影响力新药创制资源平台。2015年荣获浦东新区科技进步一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和浦东新区创新成就奖。

砥砺前行,创新赖于追求卓越的原生动力。

国家化合物样品库经历了从概念到雏形再发展成重器的历史变迁:这是一个寻梦、追梦和圆梦的故事。许许多多的同道战友和国际友人为之付出了艰辛的汗水。我们常说敢想敢说敢做,恐怕做成才是关键。国家化合物样品库的成长史告诉我们,追梦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追梦需要勇气,需要毅力,需要务实,需要合作。当年引进诺和诺德公司化合物样品库时曾经有朋友劝我据此建立外包服务公司营利运作。我没有这么做的最重要原因是要一如既往地探索开放创新的机制,践行资源共享的理念。

这些年来,我潜心于把概念付诸行动,通过一连串的行动来缔造一种大作为,以大作为部署大格局,由此发挥引领和辐射效应,进而在全球视野下形成影响力的实践其本身就是源头创新、持续创新和循环创新的真实写照。

我一路走来,有许多遗憾和失落,更多的是成功与精彩。这不是一夜成名的故事,也不是孤军奋战的传奇。起梦只是创意,圆梦才是创新。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与同胞一起追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无比荣幸的。梦圆国家化合物样品库的故事只有在中国、在国力日益强盛的当下才成为可能。我想,此生也许不会再有更大的满足和自豪了,那就是追梦:以国家的名义。
 

收藏   打印   关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 王明伟研究员作讲TEDXLujiazui